导读:“我能达到的,就一定要做到,这就是我的韧劲。”蜂电科技创始人姬晓鹏这样评价自己。你若问他,何以见得?他会从他的18岁开始讲起。

 

“我不想把日子过得像翻日历”丨长江商学院MBA故事

姬晓鹏

长江商学院MBA2007级

蜂电科技创始人

入读长江MBA年龄:31岁

 

上完晚自习打算回宿舍,出了教学楼抬头看看天上的明月,疲乏不已,转身沿着甬道走着,走过一个转角,他看到办公楼那个他最熟悉的窗口还亮着灯。他放慢了脚步,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决定先不回宿舍了,随即加快了脚步走进办公楼。

 

“老师,您还没走呢。”

 

“没有呢,分析分析你们最近的考试成绩。怎么,刚下晚自习?”

 

“嗯……(犹豫片刻)老师,我最近有点儿困惑。”

 

“哦?我们班的学习尖子遇到什么难题了,跟老师说说。”

 

“老师,马上咱们就要填报志愿了。可是我不知道要读什么学校,大家都说‘重点大学’、‘211’、‘985’,可是到底什么是好学校呢?”

 

“哈哈 我还以为什么难解的题呢,原来是如此甜蜜的烦恼。”

 

傍晚时分,师徒二人聊了很多关于大学的事情,从教学特色到校园环境,老师的回忆和姬晓鹏的憧憬交织在整个的谈话中。从办公室出来回到宿舍再关灯躺在床上的姬晓鹏一直很兴奋,老师讲了很多自己大学时代的事情,他翻个身,睁开了眼睛。月光透过窗子照在他刚刚枕头边墙上的便签纸,上面写着“复旦”两个字。

 

不久之后,姬晓鹏终于可以填写自己的志愿书了,可是当他满心欢喜的将志愿书呈交给班主任的时候,班主任却拒绝接收他的志愿书。

 

“你不能这样填。怎么能就填了复旦这一个学校?”

 

“老师,我只想上复旦,而且我肯定也能考上,别的学校我真的不考虑了。”“我相信你,但是你的志愿书必须要再填一个备选的学校。这也是以防万一。”

 

“能有什么万一。”

 

可他还是将西安一所大学的名字填写在了第二志愿的表格栏下。

 

几个月后的高考,出乎所有人的意料,姬晓鹏的作文得了0分(音效),跟他心心念念的复旦大学的分数差了9分。姬晓鹏至今还记得查看分数的那一瞬间是什么感觉,脑中一声闷雷,全身的血都涌到头顶,又迅速地回到全身各处,全身冰凉,而两颊却滚烫得很。他沉闷了一个下午,晚饭都没有吃。(时钟滴答声)天擦黑的时候,他突然从床上坐起来,迅速坐在书桌前摊开纸笔,写了一份声明,要把第二志愿废除。

 

半个月后,被姬晓鹏声明拒绝的西安的那所大学打来电话,说如果他愿意去可以任他挑选一个自己喜欢的专业。但是,姬晓鹏决心已定,非要上复旦,没有什么可说的。于是,姬晓鹏复读了一年,依旧报了复旦大学,这次他终于如愿以偿考上了复旦的计算机系。

 

“我不想把日子过得像翻日历”丨长江商学院MBA故事

 

折腾之路

 

打算继续读研究生的复旦本科生,绝大多数都选择在本校升学。可是,姬晓鹏却决定放弃这样稳妥地选择。原因很简单:世界那么大,他要去看看。

 

为了继续蹭听导致万人空巷的美研中心讲座,姬晓鹏觉得他下一个母校绝对不能离上海太远,于是他真的拿出地图好好研究了一番,最终将目标锁定在南京大学和浙江大学。遥想西子湖畔、断桥景美,他果断地选择了浙大,并如愿去了满城桂香的杭州。

 

于是,在浙大玉泉校区你会发现一个每天夹着笔记跑图书馆的身影,他就是姬晓鹏。一天宿舍卧谈,一个同学突然说:

 

“晓鹏,你是复旦的吧?”

 

姬晓鹏打个哈气,漫不经心地回答道:“对呀。”

 

“哎,之前你们复旦有个“二货”,特逗,3月份的时候跑到我们宿舍买笔记,不知道那个家伙现在如何了。”

 

姬晓鹏听到这里,突然心里一惊睁开了双眼,但是他没有做声。

 

第二天中午,大家在食堂打饭,姬晓鹏多买了一块大排。大家落座之后,姬晓鹏坐在昨晚侃侃而谈说二货的那位对面,把那块大排放到了他的碗里。

 

大家都惊呆了:“怎么回事儿?”

 

“你昨晚说复旦一二货来你宿舍买笔记?我这是替那个二货谢谢你的。”

 

“怎么?你认识他?他后来考上咱们学校没?”

 

“我何止认识他,我就是那个二货!”

 

从浙大的研究生毕业后,姬晓鹏顺利的进入了高大上的国字头央企,却逐渐发现自己的未来可以从几位前辈那里窥探端倪,细思极恐。于是他翻出英语书,每天上下班开始背单词,并将自己“折腾”到了硅谷一家大公司,在欧洲、以色列、日本不停奔忙。

 

当华人在外企达到了一定的层级与资历,天花板就会不期而至。姬晓鹏在面对这层看不见摸不着却又束手束脚的天花板时,年薪几十万的他果断地选择了离开。姬晓鹏感谢外企教会他的那份平等与包容,并将这份企业文化渗透到如今蜂电科技的骨血里。

 

长江岁月

 

在外企工作的姬晓鹏全球跑,今天飞以色列,明天飞英国,姬晓鹏感觉非常痛快。但是,他干着干着就发现,自己的事业遇到了一个瓶颈。姬晓鹏就是在自己的职业瓶颈期来到长江商学院读脱产的MBA项目,用他自己的话来说:

 

“我去长江商学院学习,真的就是为了求变。”

 

姬晓鹏进了长江商学院之后,发现自己的生活确实变得不一样了。以前,姬晓鹏由于所学专业和工作的原因,周围的朋友基本上都是理工男,结果进了长江,姬晓鹏发现自己班里有医生,有博士后,有高校老师,还有跨国企业的都有,姬晓鹏觉得自己的生活突然丰富多彩起来。课间,来自各行各业的大家讨论问题和日常交流,对他的思想冲击非常大。

 

姬晓鹏用“魔鬼式的训练”来形容自己在长江商学院的14个月的学习生活。但熬过来之后,他发现自己确实有了很大的变化,姬晓鹏说:

 

“第一,我不再恐惧这种变化了。大多数人还是对变化有点担心的,对未知的未来有点担心,长江这种14个月的训练完成以后,你感觉什么样的变化都是小菜一碟。第二点就是,我找到了自己的人生方向,那就是创业。”

 

“我不想把日子过得像翻日历”丨长江商学院MBA故事

 

创业

 

2014年,蜂电科技获得第一届“复旦之星创业大赛”亚军,姬晓鹏和他的小伙伴在大赛投标环节收获了8位投资人中的5份投资意向书。采用蜂电科技核心技术的iSafe智能插座被评为CCTV《影响力对话》推荐产品。

 

2015年上半年,蜂电科技拿到了1000万元额度的银行无抵押贷款,为当次审批通过的单个企业获得最高信贷额度。

 

屡获殊荣的蜂电科技到底是什么?

 

姬晓鹏这样介绍道:

 

“我们的核心产品是电力线载波芯片,把家里的电线变成一个互联网,用手机就可以控制一切——风扇、空调,这些东西通过电线跟手机连接,一方面比较方便,不需要额外的配置,另一方面成本上还有70%的降幅,相对于WIFI、蓝牙这种产品,蜂电科技用电线做了一个网络,在这个网络上做各种数据都可以,不管是PM2.5还是温度都可以”。

 

“我不想把日子过得像翻日历”丨长江商学院MBA故事

 

正如“蜂电”这个名字,姬晓鹏和他的团队希望提供、也正在提供的是节能高效的产品,“打造千元级的智能家居系统,让智能家居走进千家万户”,成为蜂电科技的战略目标和发展使命。回想起创业的过程,姬晓鹏真是感慨万千。

 

从长江商学院MBA毕业后,姬晓鹏正式踏上了创业之路,建立公司,招兵买马,开展业务,一切如行云流水,一切都水到渠成。多年积累的好人品,让他很容易从以前的美国同事那里获得订单。他跟美国一家公司合作做了一款测量血液中DNA浓度的设备,挣了一些钱。

 

他在硅谷看到了未来互联网的趋势,姬晓鹏的创业激情和坚持,打动了中国第一款UWB芯片创始人缑刚,也就是蜂电科技现在的CTO。初创阶段融资很难。一天,财务主管来找姬晓鹏,一脸愁容地开了口:

 

“我们的钱马上就要用完了。”

 

“你只管放心做产品,钱我来找”。

 

姬晓鹏刻骨铭心的半年时间里,他天南地北地跑了不下20家投资机构,然而得到的答案都是“你的产品前景不错,但我们还要观望一下”。正当姬晓鹏内心没着落甚至绝望的时刻,一个电话突如其来。

 

“喂,晓鹏,最近怎么样?”

 

“哎,一言难尽…”

 

“我听说你正为了做芯片筹钱呢。我刚发了年终奖,想找个一夜暴富的投资机会。怎么样,未来的乔布斯,给哥儿们一个赚钱的机会吧”

 

“啊?你别开玩笑了。我这项目还在初创期,风险高,你要投资还是去找银行。”

 

“是兄弟,有福同享,有难同当。我这也是参与创业。”

 

“你……”

 

“我又不是白给你的,赶紧做好小芯片,帮我多赚点儿钱。”

 

电话里的人是姬晓鹏上长江的同班同学。

 

这位同学入股的时候并没有想到,在他的资金解决了姬晓鹏的燃眉之急后,不到一年时间里,蜂电科技的估值提高至原来的五倍,他的投资也随之水涨船高。当然这是后话了。

 

创业是个反复试错的过程,但是在发展方向上,一旦没有把握好就可能断送企业的生命。创业之初,姬晓鹏觉得公司首先得赚钱生存,然后才能图发展,一直没有在未来的发展战略上有充分的思考。一次他和同学奚玉湘聊起自己的项目。

 

“晓鹏,你的项目以后是怎么打算的?”

 

“眼下有100-200万资金转着,企业活下去不成问题。后面的事情得看机会。我还没有来得及想那么远。”

 

“求生存是硬道理,不错,但要想做成大事儿,得一手抓生存,一手抓规划,二者不能偏废。”

 

姬晓鹏听到这句话,眼睛一亮,马上对奚玉湘说:“晚上没事儿了吧? 走,去我家吃,你好好给哥儿上上课,可不准藏私 ,哈哈哈。”

 

在奚玉湘的鼓励和帮助下,姬晓鹏花三、四个月时间做出了产品原型,形成了清晰的企业发展规划,为融资做了充分的准备。不久之后,蜂电科技以估值4,000万元人民币,谈妥了人民币数百万元的pre-A轮融资,眼见更多资源逐渐向蜂电科技聚拢过来,公司走上了快速发展的轨道。

 

姬晓鹏说:

 

“读MBA最重要收获之一就是认识一帮好哥们儿。上学的时候,教授告诉我们要Be nice。 时时善待身边人,他们可能就是自己未来的老板、客户或者合作伙伴。毕业后走过来的路就是这样的,我们共同学习经历中培养出的感情和信任,是普通的泛泛之交根本不能比的。没有这帮哥们,我不可能能走到今天。”

 

“我不想把日子过得像翻日历”丨长江商学院MBA故事

 

创业3年,蜂电科技持续不断的变化,从一开始做芯片,后来变成做产品,又从做产品变成了做服务,唯一不变的就是姬晓鹏坚持不懈的韧劲,推动蜂电科技一直往前走。

 

蜂电科技的产品概念关乎当下所有热词:智能家居、环保、高科技、物联网……

 

美国大片里,帅哥靓女手拿遥控器,轻轻一点就操纵千里之外的豪宅,开关空调、电视、冰箱、门窗、峰电科技的产品已经让这样的剧情变成生活现实。

 

从小爱好古文,醉心历史的理科生姬晓鹏,创业前的工作常穿梭于欧美,也曾派驻以色列和日本,见证耶路撒冷的炮火,品尝醇美的清酒…… 但这样的“奢侈”日子离创业后的姬晓鹏已经很远了。姬晓鹏说。

 

“创业这件事情就把我定格在了30岁。我不喜欢一成不变的生活,日子过的像翻日历,天和今天一样,今天和明天一样。地球有46亿年,人的生命只有短短几十年,我们能来到这个世界绝对是小概率事件,如果不能把自己的潜力全部发挥出来,那就白活了!”

 

因为创业,每天会面对各种各样变化的事情,心永远不会停下脚步。

 

孔子说,学而不思则罔,思而不学则殆。姬晓鹏说:

 

“在长江那一年,我不断对自己在国外的工作经历反思提炼,这对后来的发展至关重要”。

 

从长江商学院毕业后,姬晓鹏虽然一边忙于创业,一边还攻读天津大学的管理科学与工程博士学位。对他来说,创业实践和学习反思,都是不可或缺的成长乐章。

“我不想把日子过得像翻日历”丨长江商学院MBA故事

姬晓鹏

长江商学院MBA2007级

蜂电科技创始人

入读长江MBA年龄:31岁

 

上完晚自习打算回宿舍,出了教学楼抬头看看天上的明月,疲乏不已,转身沿着甬道走着,走过一个转角,他看到办公楼那个他最熟悉的窗口还亮着灯。他放慢了脚步,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决定先不回宿舍了,随即加快了脚步走进办公楼。

 

“老师,您还没走呢。”

 

“没有呢,分析分析你们最近的考试成绩。怎么,刚下晚自习?”

 

“嗯……(犹豫片刻)老师,我最近有点儿困惑。”

 

“哦?我们班的学习尖子遇到什么难题了,跟老师说说。”

 

“老师,马上咱们就要填报志愿了。可是我不知道要读什么学校,大家都说‘重点大学’、‘211’、‘985’,可是到底什么是好学校呢?”

 

“哈哈 我还以为什么难解的题呢,原来是如此甜蜜的烦恼。”

 

傍晚时分,师徒二人聊了很多关于大学的事情,从教学特色到校园环境,老师的回忆和姬晓鹏的憧憬交织在整个的谈话中。从办公室出来回到宿舍再关灯躺在床上的姬晓鹏一直很兴奋,老师讲了很多自己大学时代的事情,他翻个身,睁开了眼睛。月光透过窗子照在他刚刚枕头边墙上的便签纸,上面写着“复旦”两个字。

 

不久之后,姬晓鹏终于可以填写自己的志愿书了,可是当他满心欢喜的将志愿书呈交给班主任的时候,班主任却拒绝接收他的志愿书。

 

“你不能这样填。怎么能就填了复旦这一个学校?”

 

“老师,我只想上复旦,而且我肯定也能考上,别的学校我真的不考虑了。”“我相信你,但是你的志愿书必须要再填一个备选的学校。这也是以防万一。”

 

“能有什么万一。”

 

可他还是将西安一所大学的名字填写在了第二志愿的表格栏下。

 

几个月后的高考,出乎所有人的意料,姬晓鹏的作文得了0分(音效),跟他心心念念的复旦大学的分数差了9分。姬晓鹏至今还记得查看分数的那一瞬间是什么感觉,脑中一声闷雷,全身的血都涌到头顶,又迅速地回到全身各处,全身冰凉,而两颊却滚烫得很。他沉闷了一个下午,晚饭都没有吃。(时钟滴答声)天擦黑的时候,他突然从床上坐起来,迅速坐在书桌前摊开纸笔,写了一份声明,要把第二志愿废除。

 

半个月后,被姬晓鹏声明拒绝的西安的那所大学打来电话,说如果他愿意去可以任他挑选一个自己喜欢的专业。但是,姬晓鹏决心已定,非要上复旦,没有什么可说的。于是,姬晓鹏复读了一年,依旧报了复旦大学,这次他终于如愿以偿考上了复旦的计算机系。

 

“我不想把日子过得像翻日历”丨长江商学院MBA故事

 

折腾之路

 

打算继续读研究生的复旦本科生,绝大多数都选择在本校升学。可是,姬晓鹏却决定放弃这样稳妥地选择。原因很简单:世界那么大,他要去看看。

 

为了继续蹭听导致万人空巷的美研中心讲座,姬晓鹏觉得他下一个母校绝对不能离上海太远,于是他真的拿出地图好好研究了一番,最终将目标锁定在南京大学和浙江大学。遥想西子湖畔、断桥景美,他果断地选择了浙大,并如愿去了满城桂香的杭州。

 

于是,在浙大玉泉校区你会发现一个每天夹着笔记跑图书馆的身影,他就是姬晓鹏。一天宿舍卧谈,一个同学突然说:

 

“晓鹏,你是复旦的吧?”

 

姬晓鹏打个哈气,漫不经心地回答道:“对呀。”

 

“哎,之前你们复旦有个“二货”,特逗,3月份的时候跑到我们宿舍买笔记,不知道那个家伙现在如何了。”

 

姬晓鹏听到这里,突然心里一惊睁开了双眼,但是他没有做声。

 

第二天中午,大家在食堂打饭,姬晓鹏多买了一块大排。大家落座之后,姬晓鹏坐在昨晚侃侃而谈说二货的那位对面,把那块大排放到了他的碗里。

 

大家都惊呆了:“怎么回事儿?”

 

“你昨晚说复旦一二货来你宿舍买笔记?我这是替那个二货谢谢你的。”

 

“怎么?你认识他?他后来考上咱们学校没?”

 

“我何止认识他,我就是那个二货!”

 

从浙大的研究生毕业后,姬晓鹏顺利的进入了高大上的国字头央企,却逐渐发现自己的未来可以从几位前辈那里窥探端倪,细思极恐。于是他翻出英语书,每天上下班开始背单词,并将自己“折腾”到了硅谷一家大公司,在欧洲、以色列、日本不停奔忙。

 

当华人在外企达到了一定的层级与资历,天花板就会不期而至。姬晓鹏在面对这层看不见摸不着却又束手束脚的天花板时,年薪几十万的他果断地选择了离开。姬晓鹏感谢外企教会他的那份平等与包容,并将这份企业文化渗透到如今蜂电科技的骨血里。

 

长江岁月

 

在外企工作的姬晓鹏全球跑,今天飞以色列,明天飞英国,姬晓鹏感觉非常痛快。但是,他干着干着就发现,自己的事业遇到了一个瓶颈。姬晓鹏就是在自己的职业瓶颈期来到长江商学院读脱产的MBA项目,用他自己的话来说:

 

“我去长江商学院学习,真的就是为了求变。”

 

姬晓鹏进了长江商学院之后,发现自己的生活确实变得不一样了。以前,姬晓鹏由于所学专业和工作的原因,周围的朋友基本上都是理工男,结果进了长江,姬晓鹏发现自己班里有医生,有博士后,有高校老师,还有跨国企业的都有,姬晓鹏觉得自己的生活突然丰富多彩起来。课间,来自各行各业的大家讨论问题和日常交流,对他的思想冲击非常大。

 

姬晓鹏用“魔鬼式的训练”来形容自己在长江商学院的14个月的学习生活。但熬过来之后,他发现自己确实有了很大的变化,姬晓鹏说:

 

“第一,我不再恐惧这种变化了。大多数人还是对变化有点担心的,对未知的未来有点担心,长江这种14个月的训练完成以后,你感觉什么样的变化都是小菜一碟。第二点就是,我找到了自己的人生方向,那就是创业。”

 

“我不想把日子过得像翻日历”丨长江商学院MBA故事

 

创业

 

2014年,蜂电科技获得第一届“复旦之星创业大赛”亚军,姬晓鹏和他的小伙伴在大赛投标环节收获了8位投资人中的5份投资意向书。采用蜂电科技核心技术的iSafe智能插座被评为CCTV《影响力对话》推荐产品。

 

2015年上半年,蜂电科技拿到了1000万元额度的银行无抵押贷款,为当次审批通过的单个企业获得最高信贷额度。

 

屡获殊荣的蜂电科技到底是什么?

 

姬晓鹏这样介绍道:

 

“我们的核心产品是电力线载波芯片,把家里的电线变成一个互联网,用手机就可以控制一切——风扇、空调,这些东西通过电线跟手机连接,一方面比较方便,不需要额外的配置,另一方面成本上还有70%的降幅,相对于WIFI、蓝牙这种产品,蜂电科技用电线做了一个网络,在这个网络上做各种数据都可以,不管是PM2.5还是温度都可以”。

 

“我不想把日子过得像翻日历”丨长江商学院MBA故事

 

正如“蜂电”这个名字,姬晓鹏和他的团队希望提供、也正在提供的是节能高效的产品,“打造千元级的智能家居系统,让智能家居走进千家万户”,成为蜂电科技的战略目标和发展使命。回想起创业的过程,姬晓鹏真是感慨万千。

 

从长江商学院MBA毕业后,姬晓鹏正式踏上了创业之路,建立公司,招兵买马,开展业务,一切如行云流水,一切都水到渠成。多年积累的好人品,让他很容易从以前的美国同事那里获得订单。他跟美国一家公司合作做了一款测量血液中DNA浓度的设备,挣了一些钱。

 

他在硅谷看到了未来互联网的趋势,姬晓鹏的创业激情和坚持,打动了中国第一款UWB芯片创始人缑刚,也就是蜂电科技现在的CTO。初创阶段融资很难。一天,财务主管来找姬晓鹏,一脸愁容地开了口:

 

“我们的钱马上就要用完了。”

 

“你只管放心做产品,钱我来找”。

 

姬晓鹏刻骨铭心的半年时间里,他天南地北地跑了不下20家投资机构,然而得到的答案都是“你的产品前景不错,但我们还要观望一下”。正当姬晓鹏内心没着落甚至绝望的时刻,一个电话突如其来。

 

“喂,晓鹏,最近怎么样?”

 

“哎,一言难尽…”

 

“我听说你正为了做芯片筹钱呢。我刚发了年终奖,想找个一夜暴富的投资机会。怎么样,未来的乔布斯,给哥儿们一个赚钱的机会吧”

 

“啊?你别开玩笑了。我这项目还在初创期,风险高,你要投资还是去找银行。”

 

“是兄弟,有福同享,有难同当。我这也是参与创业。”

 

“你……”

 

“我又不是白给你的,赶紧做好小芯片,帮我多赚点儿钱。”

 

电话里的人是姬晓鹏上长江的同班同学。

 

这位同学入股的时候并没有想到,在他的资金解决了姬晓鹏的燃眉之急后,不到一年时间里,蜂电科技的估值提高至原来的五倍,他的投资也随之水涨船高。当然这是后话了。

 

创业是个反复试错的过程,但是在发展方向上,一旦没有把握好就可能断送企业的生命。创业之初,姬晓鹏觉得公司首先得赚钱生存,然后才能图发展,一直没有在未来的发展战略上有充分的思考。一次他和同学奚玉湘聊起自己的项目。

 

“晓鹏,你的项目以后是怎么打算的?”

 

“眼下有100-200万资金转着,企业活下去不成问题。后面的事情得看机会。我还没有来得及想那么远。”

 

“求生存是硬道理,不错,但要想做成大事儿,得一手抓生存,一手抓规划,二者不能偏废。”

 

姬晓鹏听到这句话,眼睛一亮,马上对奚玉湘说:“晚上没事儿了吧? 走,去我家吃,你好好给哥儿上上课,可不准藏私 ,哈哈哈。”

 

在奚玉湘的鼓励和帮助下,姬晓鹏花三、四个月时间做出了产品原型,形成了清晰的企业发展规划,为融资做了充分的准备。不久之后,蜂电科技以估值4,000万元人民币,谈妥了人民币数百万元的pre-A轮融资,眼见更多资源逐渐向蜂电科技聚拢过来,公司走上了快速发展的轨道。

 

姬晓鹏说:

 

“读MBA最重要收获之一就是认识一帮好哥们儿。上学的时候,教授告诉我们要Be nice。 时时善待身边人,他们可能就是自己未来的老板、客户或者合作伙伴。毕业后走过来的路就是这样的,我们共同学习经历中培养出的感情和信任,是普通的泛泛之交根本不能比的。没有这帮哥们,我不可能能走到今天。”

 

“我不想把日子过得像翻日历”丨长江商学院MBA故事

 

创业3年,蜂电科技持续不断的变化,从一开始做芯片,后来变成做产品,又从做产品变成了做服务,唯一不变的就是姬晓鹏坚持不懈的韧劲,推动蜂电科技一直往前走。

 

蜂电科技的产品概念关乎当下所有热词:智能家居、环保、高科技、物联网……

 

美国大片里,帅哥靓女手拿遥控器,轻轻一点就操纵千里之外的豪宅,开关空调、电视、冰箱、门窗、峰电科技的产品已经让这样的剧情变成生活现实。

 

从小爱好古文,醉心历史的理科生姬晓鹏,创业前的工作常穿梭于欧美,也曾派驻以色列和日本,见证耶路撒冷的炮火,品尝醇美的清酒…… 但这样的“奢侈”日子离创业后的姬晓鹏已经很远了。姬晓鹏说。

 

“创业这件事情就把我定格在了30岁。我不喜欢一成不变的生活,日子过的像翻日历,天和今天一样,今天和明天一样。地球有46亿年,人的生命只有短短几十年,我们能来到这个世界绝对是小概率事件,如果不能把自己的潜力全部发挥出来,那就白活了!”

 

因为创业,每天会面对各种各样变化的事情,心永远不会停下脚步。

 

孔子说,学而不思则罔,思而不学则殆。姬晓鹏说:

 

“在长江那一年,我不断对自己在国外的工作经历反思提炼,这对后来的发展至关重要”。

 

从长江商学院毕业后,姬晓鹏虽然一边忙于创业,一边还攻读天津大学的管理科学与工程博士学位。对他来说,创业实践和学习反思,都是不可或缺的成长乐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