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读:每年录取结果出来的时候,我们总忍不住有这样的疑惑——为什么招生官没有录取我?他是不是选错了?他会不会后悔没有录取我?

答案或许能安慰你:他们确实会判断失误!

佐治亚理的工招生主任曾说“候补学生被其他大学录取是我们的损失。”,他还曾经坦承:waitlist的存在就是招生官不够完美的结果。如果招生官足够厉害,能够预测所有收到offer的人都100%一定能入学,那么waitlist就没有存在的必要了。

其实“录取招生官”也是一项“风口浪尖”上的工作。学生招得太多或者太少都是问题!

学生招得不够当然不行,但反正,如果学生招太多,住宿、就餐、课堂都会受到影响。而一旦学校的任何一个方面受到影响,招生部门都会首当其冲会受到责难。

录取招生官也是一个“进退维谷”的工作。

因此,招生官们必须按照每年预测出的录取名额,选择适合的学生发放录取。前普林斯顿大学与哥伦比亚大学招生官Erika Robinson曾说:“我常为无法给予学生录取资格而感到愧疚,毕竟录取名额总是有限的。”

录取名额是如何制定出来的呢?

一个关键词——Yield。Yield是什么?其实就是产出率,这是招生官视为规条的一个数据。简单说Yield=最终入学新生人数/学校发出的offer数量。

因为每个申请的学生可能拿到好多offer,但最后他只能去一所学校,那其他学校的offer就浪费了呗。一个大致的概念——美国所有大学的平均Yield只有33.6%。

Yield牵涉到谁的利益?因为Yield是很多排名考虑的因素之一,比如Yield直接关系到学校的排位。因此,Yield是检测一个学校招生工作是否成功的一个重要指标。

在理想情况下,每个大学的Yield应该是100%,每个收到offer的学生都开开心心上学,平平安安毕业,就职高薪职位走上人生巅峰。

因此,受制于Yield,肆无忌惮的发offer给所有适合的人是不可能的,严格遵照Yield计算出预期的offer授予名额,对于招生官们而言是无可避免的工作。

招生官们会不会出错?

我们先来看一看那些曾经被名校拒之门外的人们:

汤姆.汉克斯(Tom Hanks)

他高中毕业后申请了三所大学:麻省理工学院、维拉诺瓦大学(Villanova University)、夏波学院(Chabot College)。

阿甘兄选校跨度也太大,麻省理工估计也是申着玩的。最终他被Chabot社区大学戏剧专业录取,这是一所位于旧金山湾区的两年制社区大学,完成两年学习后,他转入了加州州立大学萨克拉门托分校,完成本科后两年的学业。

奥巴马

白宫退休老干部奥巴马并非最初就起步于闻名遐迩的哈佛大学,老干部当年是在加州一所文理学院--西方学院(Occidental College)就读,两年后转学到哥伦比亚大学读本科,最后才在哈佛法学院获得法学博士学位。

据说,其实奥巴马当年的dream school是一所文理学院--Swarthmore College,这所文理学院全美排名前三,比西方学院排名靠前很多(西方学院排名四十多名),不过奥巴马被这所学校拒绝了。

斯皮尔伯格(Steven Spielberg)

世界著名导演--斯皮尔伯格当年申请大学时,因为GPA不高,被南加州大学和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的电影专业拒录,这两所大学的电影专业也都是举世闻名,但他们却错过了斯皮尔伯格。

蒂娜·菲(Tina Fey)

喜欢美剧的同学肯定对这位女神不会陌生。Tina是美国剧作家、喜剧演员、制片人。她赢得过8次艾美奖,2次金球奖,以及5次美国演员工会奖,4次作家协会奖,简直是获奖专业户。

但Tina当年申请普林斯顿大学被拒,她最后选择了弗吉尼亚大学戏剧系,在这里,她如鱼得水,系统学习了剧本写作和表演,获得喜剧专业本科学位。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她2013年出演了一部《爱在招生部》的电影,她饰演的角色是普林斯顿大学招生官。

招生官们的自白

所以,招生官们是否会出错呢?弗吉尼亚大学招生官:我的确会判断失误。

有时候,我拒绝了一些学生的申请,然后事后回来重新看他们的申请材料,我又不禁感叹:‘我那时到底在想些什么!’

Parke Muth老先生是一名资深的大学招生官,他曾在弗吉尼亚大学的国际学生招生办公室服务近三十年,为学校招收的学生已经不计其数。如今回忆起自己的招生生涯,也会时不时为自己曾经拒绝某些学生而后悔。

任何一名招生官都会为拒绝或接受某个学生的决定找到理由。有时候,我复核自己看过的申请材料,也会觉得自己对之前某篇文书过于挑剔,或者对某个学术项目、标化成绩陷入过度的主观判断。在申请季,招生官的工作负荷和压力其实超乎想象,甚至赶超在金融行业里没日没夜工作的那些人。但是重点是,拿到的报酬却是有天壤之别。然而,我认识的每一位招生人员都在尽他们最大努力保证审核的标准前后一致、结果合理。

尽管如此,我也不得不承认,我曾以为我做的正确无比的录取决定其实并不那么“正确”。我会如此坦承我的错误,是因为我希望大家都可以认识到:招生官也只是不完美的人类中的一群人。但我相信,所有曾为自己某个决定后悔的招生官,当他们发现自己拒绝的学生最终在另一所学校获得成功,都会感到前所未有的高兴。毕竟我们选择从事教育行业,也是为了可以帮助学生成长,没有什么能比听到学生(特别是我曾拒绝录取的学生)获得成功更令我开心的事情了。学生找到最合适自己的学校,才是招生官们最乐意看到的。

Parke Muth老先生只是众多美国大学招生官中的一位,还有许许多多曾为此困扰、愧疚的招生官们,希望公众可以理解他们的工作和决定。世界上有如此多美好的学校,孕育着不同人的美好的生活以及就业前景,招生官们希望任何一位学生都不要把自己的价值与招生的决定直接挂钩。

拥有5年以上经验的博士项目招生官Alyson Colon曾说,招生官需要在结合申请材料以及面试表现的基础上做出决定,但这些仅仅只是对学生过去表现的一个总结,很多未被录取的学生都可以在将来取得优异成绩。仅因为当时的他们不符合我们项目的招生要求,不代表他们就一定不适合其他项目,或者不能够从其他途径获得成功。

结语

所以,无论最终你收获了哪些offer,最终选择去向哪里,请记住,不要让拒信定义了你的价值,毕竟学习生涯只是我们漫长人生中的一段小小的经历。无论是不是金子,总有一个地方,会为你点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