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读:9月3日,2018年中非合作论坛北京峰会开幕式在人民大会堂举行。商务部部长钟山在中非合作论坛第七届部长级会议上表示,近三年来,在中非双方

9月3日,2018年中非合作论坛北京峰会开幕式在人民大会堂举行。商务部部长钟山在中非合作论坛第七届部长级会议上表示,近三年来,在中非双方密切配合下,“十大合作计划”全面落实。数据显示,中非工业化合作计划助力非洲产业发展和升级,中方已在16个非洲国家投资建设了25个经贸合作区,累计投资超过60亿美元。

今年来,中国加强与非洲合作,主要因为中非产能互补性强,非洲的发展潜能将带来巨大的市场。但由于投资增速较快,中国在非洲的投资也存在很多争议。

为什么要跟非洲合作?

8月28日,国新办举行中非合作论坛北京峰会经贸工作吹风会。商务部副部长钱克明在回答记者提问时表示,这几年中国对非投资快速增长,非洲已经成为中国对外投资的一个新兴目的地。

钱克明提到,中国在非洲的投资规模迅速扩大。近年来,中非投资合作发展非常快,2017年中国对非直接投资量是31亿美元,是2003年的将近40倍。

数据显示,目前,中国已经连续9年成为非洲第一大贸易伙伴国。据商务部统计,2017年全年,中非贸易额1700亿美元,同比增长14%。其中,中国自非进口增长强劲,同比增长33%,达753亿美元;对非出口947亿美元,同比增长3%。中国同地区前三大贸易伙伴南非、安哥拉、尼日利亚双边贸易额分别同比增长12%、45%和30%。

国内经常有人会问,中国为什么要跟非洲合作?
中国社科院西亚非洲研究所信息研究室主任王洪一表示,中国跟非洲合作是因为中非的产能互补性非常强,非洲的发展潜能又会带来巨大的市场。中国有资本、有产能、有技术。而非洲的需求则是工业化起步,需要资金,需要就业,需要摆脱国家经济只能靠“往地下挖”的状态。

非洲有着丰富的资源,如原油、锰、铜等;但这些资源长期以来得不到充分开发,且被西方国家以低价压榨掠取。中国可以以更合理的价格进行交易。王洪一介绍,中国从非洲进口的铜、棉花,数量比国产的还多;中企在非洲的油田项目则为中国能源安全提供了巨大帮助。

主要投资在哪些行业?

中国在非洲的投资并不是没有争议,由于投资增速较快,在西方社会,一些人坚称,中国对非洲援助的最终动机是对自然资源的渴求。部分西方媒体时不时采用耸人听闻的标题报道:“非洲:中国的野生高峰”;“中国在非洲:投资或剥削”。

但在西方主流社会,越来越多的人意识到,中国在非洲的发展项目也是其建设友好关系、赢得未来国际支持的公共外交策略。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国际发展项目负责人布罗蒂格姆称,有关中国对非洲援助是为了自然资源的说法是流传很广的误解。她说:“国家提供援助有许多理由,中国也不例外。”

美国智库布鲁金斯学会高级研究员David Dollar等曾经撰写论文《为什么中国在非洲投资?来自企业层面的证据》(Why is China investing in Africa? Evidence from the firm level),该论文使用商务部的数据库,对在1998年和2012年之间所有中国企业在非洲的投资进行分析,“中国的投资约占非洲直接投资存量的3%”,“毫无疑问,这一数据正在迅速增长,但中国的投资仍相对较小”,“尽管有说法认为,中国之所以投资非洲是被非洲的自然资源财富所吸引,但事实却是中国并没有比西方在这一领域的投资更多”。

David Dollar认为,中国企业在非洲“对自然资源领域的投资相对较少,服务业投资占主导地位,并且有大量的投资在制造业”,“中国海外投资主要是利益驱动型投资”。

8月28日商务部副部长钱克明在回答记者提问时表示,中国在非洲的投资形式更加丰富。从投资领域上看,中国对非投资行业逐步拓宽,涉及到建筑、采矿、制造、科技、地质勘察、房地产、金融、批发零售和农业等领域。从投资方式上看,除了独资、合资以外,还有参股、并购,除了国有企业以外,民营企业对非投资也快速增长,而且逐渐成为对非投资的生力军。

非洲对中国投资啥态度?

在西方媒体看来,当“西方政府几乎放弃了这块大陆”,将其视为“不稳定、移民和恐怖主义来源”时,中国看到了互惠共赢的机会——2000年,中非贸易额仅有100亿美元;去年,中非的双向贸易额已达1700亿美元。同时,中非合作有效促进了非洲的发展与就业。麦肯锡在8个非洲国家的1000多家中国企业进行调查,发现这些企业89%的雇员是非洲本地人。

不过非洲人很明白,中国的外交实践中从来没有殖民的污点。中国跟西方最大的不同,就是与非洲平等相待。经济上中非之间是公平的买卖,中国还帮助非洲进行产品资源的深加工;中国也利用这些资源进行再加工,例如尼日利亚的石油经过中国的加工成为柴油、汽油,再次进口到尼,延长、完善产业链;不光把中国制造送到非洲,也帮当地搞非洲制造,帮他们把原料变产品,而且可以把产品销往欧美市场。

尼日利亚的《先锋报》是这样说的:“与西方不同,中国不霸道,它没有宣称它的敌人必须是我们的敌人,也没有要求盟友加入地盘争夺战。相比之下,当美国人与其他国家作对时,例如与土耳其和伊朗的持续争端,美国坚持,其他国家要么加入经济制裁,要么受到惩罚。中国人告诉我们,蜡烛不会因点燃其他蜡烛而失去亮度,而是让世界变得更加明亮。”

肯尼亚的《民族日报》则更明确地指出:“对非洲来说,中国是一个有价值的合作伙伴。它努力打破基于几个世纪欠发达的古老的‘贫困陷阱’。”

2015年,在皮尤研究中心(PewResearch Center)展开的全球态度调查中,非洲的受访者对于中国投资者表现出了比其他地区的受访者更加积极的态度,有70%的非洲受访者给了中国投资者赞许的评价,而其他地区这一数据分别是:欧洲41%、亚洲57%、拉丁美洲57%。这可能反映了中国对非洲建设的参与对非洲经济增长所起到的积极作用已经开始被当地人所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