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读:有人说,拿到题目后,我没有东西可分析,分析不出来什么,这是怎么回事?原因是,你不明白,要进行上述辩证分析,有一种能力是有益的不可缺少的,那就是联想与想像的能力。

想像联想是创造的起点,是开发智慧的利器,是聪明程度的体现,是思维能力的反映,只有会联想和想像,才会多向求异,才有创造性思维,才能写出新颖、深刻的妙文。比如幼儿园的绘画班、看谁画的羊多、怎样填满房子、发现的目光、雪化了是什么等等故事,都说明了想像与联想的重要。下面我们对联想与想像做些介绍。
 
一、想像联想是引发相关事物间的桥梁
 
联想,是一种心理活动的方式,也是一种重要的构思方式。它的特点是,从某一事物想到与之有一定联系的另一事物。我们在生活中,随时随地会产生联想。一提到“秋风”,往往立刻会想到“落叶”,因为“秋风”和“落叶”不但在时空上往往相伴出现,而且它们之间还有一定的因果关系,这就是“相关联想”和“因果联想”。我们喜欢把小朋友比作“花朵”,因为花朵的鲜艳、惹人喜爱,和小朋友有相似之处,这就是“相似联想”。当我们提到过去“四人帮”打着“反对‘师道尊严’”的幌子迫害广大人民教师时,会自然而然地想到现在广大教师社会地位和经济地位的大幅度有益于,这就是“对比联想”。我们在分析阿Q这个鲁迅小说中的人物形象时,有时会想到孔乙己,而不会想到祥林嫂或《一件小事》中的那个车夫,因为阿Q和孔乙己在某些方面相近,和祥林嫂或车夫则相去较远,这就又是“相近联想”了。这里的“相关”“因果”“相似”“对比”“相近”,说的是一事物与另一事物的联系,我们把它形象地称为“联想的桥梁”。在社会生活中,这种联系不是抽象的,而是具体的,我们把这种具体的联系点称之为“联想点”。写作不但要善于联想,更要善于准确把握联想点,才能为作文的构思服务。
 
需要强调的,一是联想物与本体必须是两个事物,不能是同一事物,否则,也不可能构成联想;二是两个事物得有联系,如果两个事物之间没有明显的联系,那么这种联想就是牵强附会的,只能给人矫揉造作之感。例如:从“绿”联想到黑板,虽然东绕西绕也能找到二者之间的联系,但已难以给人深刻的启迪和美的感受。写作时进行联想构思,一开始就要正确判断自己的“联想”究竟是不是真正的联想,否则就可能徒劳无功。
 
二、掌握进行联想想像的基本途径
 
联想与想像的展开一般有以下两种形式。
 
1.连锁式
 
我们从一个事物想到另一事物,这是联想的基本形态。但我们在写作当中,往往不是简单地仅仅从一个事物想到另一个事物,而是连锁式地从一个事物想到与之有联系的一连串的其他事物,这一连串的其他事物彼此之间有一定的顺序,有一定的关系,例如递进关系、因果关系等。这样的联想,产生一帧帧的画面,也就是浮想联翩,给人以更为丰富、更为强烈的感受。例如我们学过的巴金的散文《灯》,作者从眼前的灯光联想到自己过去在“迷阵”中看见的“豆大的灯光”,联想到“孤寂的海上的灯塔”,联想到“希洛点燃的火炬”,后联想到鼓舞人坚强地活下去的“微光”。这些联想之间并不是并列关系,而是递进关系:由实到虚,由浅入深,步步深入,一步步揭示出深刻的主题,引导人们不断深入思考,这就是《灯》的思路。
 
我们写作中运用连锁式联想,一定要处理好各个联想之间的关系,使之有紧密的内在联系,使其有合理的排列顺序,这就是结构。如果各个联想之间缺乏内在联系或者排列顺序不合理,就会给人杂乱无章甚至胡思乱想的感觉,也就是结构不清或结构混乱。1999年高考有不少考生作文有较为丰富的联想,有的能合理安排联想的顺序,引导读者步步深入思考,体现出清晰完整的结构。例如把有关战争痛苦的记忆移植给现代日本军国主义分子,进而移植给美国总统克林顿,进而移植给对美帝国主义抱有幻想的人们。这样,作品的意义就不仅仅是声讨战争狂人,更重要的是教育人们认清帝国主义的本质,时刻保持清醒头脑,为祖国“四化”建设多做贡献。层次很清晰,结构很严谨,作品的主题也大大加深了。也有的考生作文一会儿想到有了记忆移植,自己可以减轻许多学习负担,一会儿想到有了记忆移植可以更好保存和发扬国粹,一会儿又突然想到有了记忆移植可以使人们解开许多历史谜团。人们看不出这几个联想之间有什么内在联系,也不知作者是根据什么来安排联想之间的顺序的,这样的联想就不是连锁式联想了,文章自然层次不清,结构也必然混乱。
 
2.辐散式联想
 
有的联想不是呈连锁式形态一帧一帧展开联想的画面的,而是以本体为核心,向四面八方展开的:犹如车轮的辐条,环轴心伸展开去。这种辐散式联想,不要求各个联想物之间有递进关系,只要求各个联想物与本体之间有内在联系,是从本体引发出来的即可。这种展开形式,有利于作者自由驰骋,自由发挥,可以使联想的一帧帧画面更丰富多彩,更绚烂多姿。例如香港作家黄河浪的散文《故乡的榕树》,作者从住所左近的土坡上的两棵苍老蓊郁的榕树,联想到故乡熟悉的大榕树。然后以故乡的这棵大榕树为核心,展开一幅幅画面:“我怀念从故乡的后山流下来,流过榕树旁的清澈的小溪,溪水中彩色的鹅卵石,到溪畔洗衣和汲水的少女,在水面嘎嘎嘎地追逐欢笑的鸭子;我怀念榕树下洁白的石桥,桥头兀立的刻字的石碑,桥栏杆上被人抚摸光滑了的小石狮子。”然后作者联想到儿时在老榕树下玩耍的往事,联想到有关老榕树的传说,联想到母亲、老祖母、晒得黝黑的农人们和全村的人们……不管作者想得多么多,都紧紧围绕故乡的老榕树,与故乡的老榕树形成辐辏关系。
 
当然,连锁式展开和辐散式展开往往不是各自独立存在的,它们往往互相交织在一起,例如总体构思是连锁式,而在连锁的进程中,又时时出现辐散式联想。
 
三、联想与想像在写作中的作用
 
1.联想与想像是打开写作思路的钥匙
 
如上所说,联想可以引发出很多相关的事物,因此,联想与想像是打开写作思路的武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