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读:有同学说,想要看一些反面的素材。今天,给大家分享一篇文章:15家从巅峰到失败的知名公司。

Borders

去书店买书、在报刊看新闻曾是人们多年保持的习惯,不过在电商和数字化阅读的冲击下,这两个行业的生态发生了彻底的变化,可以说是新经济冲击传统行业的典型代表。

1995年,以亚马逊为代表的网络书店开始兴起,由于书籍的标准化程度高,加上电商的价格优势,经过短短数年时间,亚马逊一跃成为全球最大的书店,而在硬币的另一面则是有40年历史的美国第二大书店Borders不敌网络书店和电子阅读的竞争,于2011年申请破产。

论坛报业集团

另一个受到此股潮流冲击的是传统媒体。报纸杂志纷纷陷入发行量下降、读者流失、广告收入锐减等恶性循环的困扰。拥有《洛杉矶时报》、《芝加哥论坛报》等10家日报和23家广播电视台的论坛报业集团在人们阅读习惯改变的背景下,同样逃脱不了破产的命运。

武钢集团

从2002年开始,伴随着中国经济的高速增长,中国钢铁产能持续攀升,在高峰期占全球钢铁产能的一半。然而,随着中国经济进入转型期,加上全球经济放缓,钢铁行业无论在国内还是国际市场,都处于严重的供过于求状态。

大量过剩产能导致钢铁行业利润长期低迷,中国钢铁行业2015年产能利用率仅67%,龙头宝钢股份的净利润同比下滑82%,而武钢股份则净亏损75.15亿元。2016年9月,在政府主导下,宝钢股份吸收合并武钢股份,以重组化解产能过剩的矛盾。

21世纪的科技大爆炸中,电子商务、新能源、互联网+、智能制造等这些如今人们耳熟能详的颠覆因子彻底改变过去15年的商业生态。时代的变迁,让众多传统行业的知名企业无奈退出历史舞台。

关键词:变化,传统与革新

合俊集团

合俊集团曾是全球最大的玩具代工厂,代工的知名品牌包括美泰、孩之宝、迪士尼等。产品70%以上销往美国,是为数不多的上市玩具厂商之一。破产前1年,合俊集团已发展成为一家拥有9100名员工、年销售额7.09亿港元的大型玩具厂商。

然而,由于经营成本增加,行业竞争加剧,海外订单价不升反降。为了扩大销售规模,合俊几乎不计盈利。2007年,合俊的盈利仅为540万港元,毛利率较上年大幅减少4.9%。

随着2007年美国次贷危机的延伸,国内原材料和人力成本大幅上涨,伴随着人民币加速升值、出口退税率下调、资金链紧张等一系列不利因素,中国众多加工型企业破产倒闭,玩具龙头老大的合俊集团也于2008年10月宣告破产。

韩进海运

全球经济的不景气,导致全球海运能力过剩,让海运价格跌至冰点。在此背景下,雪上加霜的是行业龙头马士基错误评估形势,带头订造大船,羊群效应充分发酵,全球新集装箱船订造大潮涌动,在极度低迷的需求下更是促使全球海运能力严重过剩。

进入到2016年,马士基、中国远洋、中海集运、韩进海运等企业一改一年前的盈利状态,一季度集体陷入亏损,行业生存环境加剧恶化。韩国最大、世界第七大船运公司的韩进海运,其母公司韩进集团是韩国前十大财团公司之一,也在2016年8月底宣告破产,而同时日本航运巨头川崎汽船也传出破产传闻。

看似规模庞大的传统制造类企业,在遭遇外部局势恶化时,才惊觉自身既不具备抗风险的能力,也缺乏在产业链中稳定的话语权,而此时转型或是另谋出路已来不及。

关键词:核心竞争力,转型,选择,主见,灵活

雷曼兄弟

拥有158年历史的雷曼兄弟在美国抵押贷款债券业务上曾连续40年独占鳌头,破产前总资产高达6390亿美元,一度被视为大而不倒的存在。

然而在2002-2007年美国房地产市场巨量泡沫形成期间,雷曼兄弟大量发行房屋抵押等债券,对巨大的系统性风险没有采取必要的控制措施。在雷曼兄弟命悬一线之际,华尔街的空头大规模做空雷曼兄弟的股票致其股价暴跌,进一步导致雷曼兄弟融资成本飙升。陷入恶性循环的雷曼兄弟无力支撑,而美国政府拒绝施加援手,巴克莱银行和美国银行同时放弃收购计划,背负6130亿美元负债的雷曼兄弟轰然倒下,成为史上规模最大的破产案,继而引发席卷全球的金融危机。

雷曼兄弟破产的直接原因,是它对利润的过分贪婪,从而忘记了主营业务的杠杆倍数过高,导致风险敞口过大,对外界环境变得格外敏感。

关键词:知足,风险,忧患意识

柯达

鼎盛时期的柯达曾创造了诸多神话,一度占据全球2/3的胶卷市场,拥有14.5万名员工,特约经营店遍布全球各地。

随着数码成像技术的发展与普及,数码产品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席卷全球,传统胶卷市场迅速萎缩。颇具讽刺意味的是,死于数码时代的柯达,其实早在1975年就发明了世界上第一台数码相机。然而,缺乏前瞻性的柯达,沉醉于传统产品的市场份额和垄断地位。为了不让数码相机冲击其蒸蒸日上的胶卷业务,竟选择雪藏这一新技术,并坚持固守传统市场。

到2003年,柯达的传统影像部门销售利润已从2000年的143亿美元锐减至41.8亿美元,柯达这才下定决心进行战略转型,放弃胶卷业务并全面进军数码产品。此时,距离柯达发明第一台数码相机已过去整整28年。最终,固步自封的柯达原本的技术优势丧失殆尽,龙头地位拱手让于佳能、富士等日本品牌。忽视技术进步,无法追上竞争对手步伐的柯达,没落只是时间问题。

诺基亚

诺基亚凭借多年的未雨绸缪以及充满灵感的设计,迅速从强大的竞争对手中夺得市场,从1996年开始,连续15年占据全球手机市场份额第一的位置,巅峰时期更是拥有超过38.6%的市场份额。据统计,2005年上市的诺基亚1110是有史以来最热销的手机,全球累计销量高达2.5亿部。

2007年,横空出世的iPhone与后来崛起的安卓系统,带领行业进入到智能手机时代。到2012年,三星首次取代诺基亚成为全球手机销量最高的企业,后者市场份额降至19.6%,此后便开始一泄千里。2013年,诺基亚手机业务被微软收购。

其实,称霸功能机的诺基亚并没有安于现状,它对研发不吝投入,在破产前10年累计投入400亿美元,是同期苹果研发投入的4倍。在智能手机降临前,诺基亚是第一个研发出手机触摸屏技术的企业,还曾演示出一款拥有彩色触摸屏、屏幕下方有个单独按键的手机,这比iPhone的出现整整早了7年,可惜的是这款产品最终没有推出市面,为随后的覆灭埋下伏笔。

摩托诺拉

与诺基亚和柯达都不同的是,摩托罗拉覆灭更多在于押错了宝。先是加入到铱星计划的研发,付出26亿美元的代价和大量的人力物力最终一无所获,这成为它走向衰败的分水岭。

为了挽救不断丢失的市场份额,摩托罗拉又做出一个致命的错误选择,跟苹果合作推出一款摩托罗拉iTunes手机。这款手机没有给摩托罗拉带来多大好处,但它却教会了苹果如何制造手机。两年后,深谙消费者需求的苹果独立研发出iPhone手机,并一举晋升为新的霸主。每况愈下的摩托罗拉最终在2011年8月将它的手机业务以125亿美元出售给谷歌,此后还分别被分拆卖给Arris和联想集团。

雅虎

1994年创立的雅虎不仅崛起于互联网时代,而且是互联网1.0时代的绝对统治者,但在门户网站业务衰退后,其并未找到足够有竞争力的创新点。反之,谷歌、Facebook、亚马逊等企业后来居上,以搜索引擎、社交及电商等精准定位崛起于江湖。

雅虎在繁盛时期积累的大量现金也未能挽救其衰退,自1997年以来,雅虎收购超过120家初创公司,耗资170亿美元,但却因价格问题错过早期的谷歌和Facebook,大规模低效的并购不仅未能如愿提升雅虎的估值,反而使其陷入更深的泥泞中去。

如果未来已至,你却视而不见,再成熟、再领先的企业都有可能被时代的巨轮所淘汰。尤其是在互联网时代,无论是技术升级、产业更迭还是商业模式革新,都被时代赋予了加速度。

这些公司拥有看似稳固的行业地位,兼具技术壁垒,亦不缺前沿创新,在行业改朝换代之前,它们甚至储存了不少最领先的技术。但当创新的火花迸发时,大企业臃肿的管理效率使其对可能引发的巨大变化视而不见,出于各种愚蠢的理由无视市场趋势的扭转,最终无奈走向消亡。

关键词:优势与劣势,创新与守旧,远见,忧患意识

Jawbone

曾是可穿戴设备鼻祖的Jawbone,可谓占据智能设备第一风口,却因多次跳票和产品质量问题彻底伤害了消费者的期待。根据IDC公布的数据,2016年一季度全球可穿戴市场的销量为1970万,比去年同期增长67%。Fitbit、小米、苹果在智能手环上占据前三甲,而Jawbone则彻底淡出,并靠清理库存获取收入以维持运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