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读: 人生的竞技场从来就不是单项赛,你不可能获得所有项目的高分,一切的烦恼在于人际关系。

  
  我的朋友Zara一直是个自律的人,作为成功的都市金领,形象,几乎很少坏习惯,她一直奉行:自律即自由,这也是keep的格言。似乎有了自律就能得到自由。
 
  Zara前一段时间非常困惑,母亲70大寿她回老家,大受打击。她过了十年自律的生活,各方面都不错,可是还是有很多不如意,已经30几(好几)了,大龄未嫁。她十年从来没有放开大吃过,自律到刻苦,每日严格要求自己,工作认真努力,职位上做到500强公司BU总监,一路从零开始,拉开了同龄人一截,眼光格局是不错。正如《东京女子图鉴》一样,得到了又怎么样,似乎还是没有过上理想的生活。自己是好象比同年龄人成功,但成功的标准是什么呢,她大龄未婚,30岁前父母还以她事业为荣,现在只为她大龄未嫁而忧。在老家,同学亲戚朋友也不再羡慕她的成绩,友好的为她担心,语气中流露出关心和同情,不友好的眼光中透着幸灾乐祸。
 
  她说,我也想怼回去,这是我的生活,我想怎么过就怎么过。可是父母亲友又没有做错什么,他们也没有逼我,甚至没有说为我好,希望我怎么样,只是我真是莫名的愧疚和有失败感。
 
  从事业上来说,她位置越高,朋友越少,朋友们都有自己的重心,她的下属和她距离越来越大,无论从经济地位,还是眼光格局,差异太大,其它的朋友,一般和她同龄的,即使也有未婚的,事业经济大多远不如她,消费观念和档次就完全不一样,以前的同学,纷纷有了自己的家庭,生意场上的合作伙伴,可以当朋友?唯一可能还谈得来的就是我了,大家都很忙,还很难见个面。
 
  每个人的标准不一样,她在自己日常环境中自信的支撑,事业的成功,美好的身材,换到父母那儿,大龄未嫁就这一点就让她的自律和成功,一文不值。在人际关系上,找一个深入点的朋友都非常困难,你的成功,根本与Ta们不发生关系,有关系的那些人离你物理距离近,心理距离远。
 
  Zara有些沮丧的问“到了一个层级,就象有人会问,钱有何用一样,我也常问自律有何用?努力有何用?自律是一定没有得到自由的。”
 
  阿德勒说过:一切烦恼在于人际关系,所谓的自由就是被人讨厌。
 
  人生的竞技场从来就不是单项赛,你不可能获得所有项目的高分,一切的烦恼在于人际关系。
 
  我们是根据外界的标准进行人际交往的,我们生活的世界是个境像的世界,我们无法不受人的影响,人际交往中重要的是贡献和共情,我们的价值很多时候在于别人的肯定,理解别人,给别人贡献了价值又被承认。所谓自律,很多时候是为了别人眼中的成功和美好,自己真实的要求已经悄然让位于外界标准,当我们不够强大时“自己”会不重要。我们在没有得到时,会认为外界的标准是我们的目标,但当有能力审视外界的标准时,就会遗憾于我们自身仍有需求没有得到满足。
 
  正如当钱多到可以买到钱能买到的一切时,就会感慨世上还有钱买不到的东西,而人总是为得不到的东西更向往。所以马云会说,一个月挣2、3万的人最幸福。而一个月挣2、3万的都在骂。
 
  只有我们的幸福标准不是让别人满意。真正让自己满意,除了自律,活成自己满意的样子,更重要的是要有被别人讨厌的勇气。自由就是不再寻求别人的的认可。但这样是多么需要勇气啊,无论是父母、朋友、上下级,我们很多时候都希望得到他们的认可,如果喜欢更好,哪怕不喜欢,也真正承认我们很强,很厉害,不得不服我们。否则我们的成功就没了意义。实际上没有人包括史上所有的圣人都无法做到让所有人认可,我们承认别人的不同,尊重Ta们的观点,并不代表要以Ta们为标准。
 
  自律如果是为自己定义的目标,而不是别人眼中的成功,自律就有意义,而如果不能摆脱别人的标准,再大的成就也总有遗憾,世上不同的人有不同的标准,不同的环境有不同的标准,不同的时间有不同的标准。
 
  只有我的一切是我选择的,即使我不是别人眼中的成功,我也对自己很满意,别人讨厌与喜欢,我都能坦然面对,不起波澜,有这样的勇气和气场,自然所有的一切才会有意义。自律不能得到自由,有自己的内在标准,有被讨厌的勇气,才能得到自由。你一直有发自内心的微笑时,也会感到世界也在向你微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