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读:高考,是反抗命运的战争——我的高考。说实在的,拿到这个题目,我的内心是懵逼的,仿佛体内一万只草泥马奔腾而过。原以为高考题目又是来段鸡汤材料,让我这个鸡汤高手能痛快熬上一锅亲爱的阅卷老师们最喜欢的清新鸡汤,但没想到,咋不按套路出牌啊?

出题也要讲基本法啊!

 

不过,你不按套路出题,我也就不按套路来写鸡汤了。

 

说起高考,没有人比我更有话要说了。我出身在鸟不拉屎、屎不生蛆的穷山村,祖祖辈辈都是扶贫工作重点帮扶的对象,打小就没吃过饱饭,我身体里缺乏元素周期表上每一种元素。因为营养缺乏,导致人长得又瘦又丑,丑到母蚊子晚上都不咬我。

 

所以我很自卑。但越是自卑的人,往往越有伟大的梦想。我的梦想,就是要考上大学,离开这个穷山村,当上CEO,迎娶白富美,走向人生巅峰。

 

可惜,这个村里的人大多都是天生屌丝命,普遍没有啥人生追求,小孩读书不刻苦,总觉得读书不如去养猪。一说起考大学,大家都一脸不屑,一说起某某“母猪配种小能手”又挣了几十万块钱,大家都一脸羡慕。

 

爹妈的意思,也是让我好好学习给母猪配种的手艺,未来凭这门手艺吃个饭,不至于饿死街头。人家北大毕业的高材生,不是也去卖猪肉了嘛,读那么多书,还不是与八戒打交道嘛,所以读不读书又有啥分别呢?

 

然而,我并不这么看哪!我是个有理想的人,脱离了低级趣味的人,别说养猪,就是当网红(虽然没颜值)、写小黄文(虽然没经验),我也是不干的,这些工作都太LOW。

 

妈妈看我不愿意继承父业去养猪,只好在菜里都加了很多猪饲料,以培养我对猪类的热爱之情。结果我又长了一身肥膘,变成了个死胖子,脂肪堵塞了血管,导致脑供血不足,智力也变得迟钝下来。

 

好不容易考上附近镇上最差劲的高中,每天都是昏昏欲睡,打不起精神。

 

学校的同学都欺负我,有几个学校恶霸,怀疑他老大马子收到的情书是我写的,见着我就打我一顿,虽然我皮糙肉厚,很是耐操,但我的人生追求,不是当人肉沙包。

 

所有老师也都嫌弃我,眼神中透出恨不得要掐死我的杀意,对我冷言冷语,显得很不耐烦。

 

同样被老师嫌弃,被同学欺负的,还有班里的小丽。

 

小丽家里比我还要穷,但体内激素分泌异常,和我一样,长成了一个巨型肉球,从小被当成怪物,要忍受别人歧视的目光。

 

我和她成了同桌,我和她同病相怜,越走越近。

 

每当有同学欺负她,我会挺身而出,替她挨打,就算被人打得遍体鳞伤、死去活来,我也愿意;每当有老师要嘲讽她,我也会拍桌而起,为了她和老师互怼,怼得世界天昏地暗、日月无光,我也不后悔。

 

再后来,我们,发自内心地相爱了。

 

在丘比特的感召之下,我们开始不断突破自己智力的极限,成绩不断上升,让所有那些讥笑我们、看不起我们的人,都闭了嘴。

 

我们发誓,一定要携手考入北大,在未名湖畔,两只大肉球,手牵着手,蹦蹦跳跳,走遍全世界,走向全宇宙。

 

我们长得太胖,从来无法成功拥抱,每一次尝试两人都会被重重弹开。但我们都明白,我们的心,是永远拴在一起的。

 

然而,命运之神却给我开了个残酷的玩笑。

 

就在高考前的那一天,她送给我大喇嘛开过光的附身符,说可以保佑我高考成功。

 

说完,她开始吐血,吐得满地殷红、漫天血雨。

 

她泪如雨下,告诉我,其实她的肥胖,是因为脑垂体上长了一颗肿瘤,如今肿瘤恶化,再加上她身患七十二种难以根治的疾病,其实早已命不长久。

 

她希望我能替她完成高考的心愿,在未名湖畔独自完成这美丽的誓言。

 

我赶紧送她去医院,结果,在去医院的路上,又发生了惨烈的车祸。

 

她现在已经成为了植物人。医生说,她可能永远不会醒过来!

 

为什么?老天为什么对我这么不公平?老天为什么要这么玩我?

 

我出身贫寒,容貌丑陋,父母对我不抱希望,同学欺负我,老师蔑视我,所有的人都不喜欢我。唯独只有小丽,是我生命中的挚爱,却在我一生命运的节点,遭遇了如此不幸。

 

我憎恶命运,于是我想改变命运。

 

现在,我左手摩挲着她送给我的附身符,右手拿起这只可能改变我的命运之笔,突然心头敞亮,明白我的高考,不仅是我一个人的战争,而是我和她,一同反抗宿命的决战。

 

我闭上了眼睛,想起她在我耳旁轻柔的话语,往昔所有的点点滴滴,都像电影画面那样在脑中闪回,霎时间,我内心积攒的能量,达到了满格的状态。

 

内心有一句深思熟虑的话,觉得写出来,一定能惊世骇俗,让阅卷老师刮目相看,从此我和她的命运,都将改变。

 

我仰天一笑,开始在卷子上奋笔疾书:

 

看在我写这么多字的份上,看我这么惨的份上,求阅卷老师给我满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