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读:月薪3000的看着月薪3万的,月薪3万的看着月薪30万的,据说最近恒大集团的首席经济学家任泽平又爆出月薪125万的天价。

        月薪3000的看着月薪3万的,月薪3万的看着月薪30万的,据说最近恒大集团的首席经济学家任泽平又爆出月薪125万的天价。低工资已经严重限制了一个人的想象力。人一觉得缺钱,就会把钱看得特别重。一看得重,就容易执着。一执着,就容易短视。一短视,就前途堪忧。

 

生活里,我发现一个有趣的现象,无论多有钱的人,都在哭穷。

 

月薪3000的看着月薪3万的,月薪3万的看着月薪30万的,据说最近恒大集团的首席经济学家任泽平又爆出月薪125万的天价。低工资已经严重限制了一个人的想象力。

 

两个月前,一个远房亲戚托我给他找找工作,我们是同行,走得不近,之前听说他在一家不错的公司,干得风生水起。眼看着快五年了,老板还不给升职加薪,他就萌生了跳槽的想法。

 

想想有道理,如果老板看不见你的价值,就得赶紧走。于是,我给他介绍了一个职位,圈内top 5的一家跨国公司,面试几轮下来,对方很满意,可最后却被亲戚拒绝了。

 

我傻眼了,急忙去问他为什么,结果他回了我一句,这公司太抠门了。

 

原来这个职位要带团队,他虽然工作经验丰富,但没有领导经验。

 

雇主很喜欢他,希望他能先来带团队试试,薪水和现在一样,干得好,第二年就升职,相当于多干活儿没多拿钱,于是就出现了他所谓的“抠门”。

 

最后,他用这个offer要挟老东家,每个月涨了1000块钱,还干着过去轻松的活儿,不用操leader的心。

 

听到这里,我默默叹了口气,他大概不知道,一个公司里最不稳定的,就是那些当不了leader,薪水又最高的老员工。

 

想起蔡崇信当年放弃70万美元年薪,接受阿里600美元年薪的故事,不禁让人感叹,人啊,哪里用得着什么大浪淘沙、千锤百炼,1000块钱就能看到10年后的差距。

 

一份工作的价值哪里是薪水能衡量的。

 

钱不是不重要,但不是唯一重要的事。如果你看不见平台、圈子、机会和成长空间,满脑子想的只有每个月银行进账的钱,不淘汰你,淘汰谁?

 

对金钱的执念,正在毁掉我们这一代人的远见。

 

 

先澄清一点,我对钱绝对没有偏见,相反我是个特别爱钱的人。但我知道,人这一辈子,光有钱不够

 

生活里,经常能遇到这样一种人,喜欢抱怨生活苦、日子难,无论你怎么劝他想开点,出去走走,享受享受生活,她三个字就把你噎得说不出话:我没钱

 

一说起谁谁谁,今天又出国玩了一趟,明天又玩起琴棋书画,她的第一反应永远是:人家有钱啊

 

在他们的观念里,一件事儿值不值得取决于能不能赚到钱

 

前两天,和一个老同学聊天,他说起自己的生活,一脸沮丧。刚毕业那两年,他换了七八份工作,没有一件做的长,后来把房子卖了,和朋友合伙做生意,做什么赔什么。

 

我问他,到底想干什么。

 

他回答:“什么赚钱,就想干什么。”

 

真让人哭笑不得,这个世界上,除了骗子,谁敢拍着胸脯跟你说,这事儿一定能赚钱。

 

大部分人无非是看见了一小部分人赚到了钱,才恍然大悟,原来干什么都能赚钱。

 

亲戚朋友里,很多人知道我在写作,而且花了很多心思在这件事上。他们经常来问我,觉得这行怎么样。

 

过去,我经常会说挺有意思的,和文字打交道比和人打交道容易,也挺有成就感的。可后来我发现,常常是我噼里啪啦说了一通,他们最想知道的事情只有一个:赚钱吗?

 

这个问题我真回答不了,有赚到钱的,也有没赚到钱的。但赚了钱的,当初没几个坚信自己能赚钱的。无非是没来由地喜欢一件事,又没来由地总想把它做好。于是,做着做着就越来越好了。

 

总想最大限度地创造价值,是这个时代的通病。我把这种心态叫做功利心。学知识的时候,人们问,它能变现吗?交朋友的时候,人们问,他们有用吗?

 

我没法跟他们解释,这个世界上很多有意义的事情都是没用的

 

都说物质幸福的时代已经过了,可人们对金钱还是那么执着,和别人比吃穿住行,开什么车,在哪里买的房,去什么地方消费,去哪里旅行,却不知道,这个时代最稀缺的资源不是金钱,而是不被金钱束缚的心态

 

对金钱的执念正在毁掉我们这一代人的心态。

 

 

当然,除了远见和心态,更可怕的是,在金钱的魔力下,人们连审美都没了

 

最近看了一本书叫《有闲阶级论》,看完心情沉重。

 

凡勃伦在书中提到一个观点,让我觉得很可怕。他说,一件物品要想激发人的美感,不仅要美,还要很贵。因为当人们发现无法成功说服别人自己买了一件很美的东西时,只好用贵来证明自己的品味和地位。

 

所以,欧洲贵族们使用的器皿是由金属本身的价格决定的,铝贵,那铝就好看。银贵,那银就好看。

 

再联想到Prada售价185美元的曲别针,巴黎世家2145美元的纸袋,香奈儿5000块钱的拖鞋,其实贫穷限制的不是人们的想象力,而是审美能力

 

曾经看过一个故事,纽约中央公园经常出现街头艺术家,贩卖自己所谓的艺术品,其中有个老者,摆了个地摊卖涂鸦,每幅作品60美元。

 

一整个上午,都没人光顾他。直到下午三点半,才做成了第一笔买卖,一位女士讨价还价,花60美元买了两幅。

 

这一天,他一共卖出8幅画,赚了420美金,而那些买画的人还不知道,他们占了多大的便宜。

 

这个卖画的老人正是著名的涂鸦艺术家班克斯,曾经入选过《时代》杂志全球最具影响力100人,他的画每一幅都超过3万美元,最高价还拍出过110万美元。

 

可同样的画,放在街头,瞬间就变得廉价。

 

班克斯又一次用他的行为艺术深深地讽刺了世界一把。对金钱的执念正在摧毁我们的审美